万俟

5·29 叶不修生日快乐!

这是2015 一切刚开始时的故事


淅沥的雨水冲刷着沥青铺的马路,灰暗的天空映得整个世界都成了灰白色,只有醒目的红灯点缀着世界。少年站在人潮前方,叼着闪烁着微红火光的香烟,在心里默默为红灯倒数着。

五。

叶修望着对面的红灯,视线中突然闯入了一抹熟悉的身影,唯一的,在周围黑压压的人群中无瑕的洁白。

四。

对方似乎也看到了他,高举手和他打招呼,挂着与这样天气不适的灿烂的微笑。 看来他心情不错,叶修这样想着。

三。

叶修也举起手朝他挥了挥,嘴角不自觉地带了笑。

二。

叶修见少年将手作喇叭状,朝他喊着些什么,而他却什么也听不见,从一开始世界就是一片寂静,像是看很久以前的无声电影一样。但隐约能从少年的口型辨别出——原地等我。

一。

叶修笑,不知他又要把自己拉去哪里干什么,却也不多想,只答:“好。”

零。

灯绿,而叶修的眼中却仍是一片猩红。

飞驰的车狠狠的撞上少年的身躯,鲜血漫天。

滚烫的液体直直撒在叶修身上,而此时他却只能感到至骨的寒冷。

少年艰难的抬起手朝着叶修的方向,想要抓住什么似的,却终是无力的砸在了地上。

叶修愣在原地,仿佛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。然而在少年的手狠狠地砸在地上的一刹那,他觉得那手是狠狠地砸在自己的心上,顿时失去了所有力气,瘫坐在地,身体颤抖如骰子一般,眼珠几乎是要瞪出眼眶,染上鲜血的双手试图自欺欺人的遮住双眼,而猩红更盛,终是挣扎着放下,只爆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厮吼——


“苏沐秋!!!!”

叶修猛地坐起,惊魂未定。

胸膛剧烈地起伏,贪婪地呼吸清新的空气,试图洗去肺中似有似无的血腥味。

叶修抬手抹去脸上的冷汗,却摸到了什么黏糊糊的东西,定睛一看……奶油……?

“卧槽叶修你吓死我!”略带惊恐的声音从床沿响起,叶修转头便看见明显是被吓到而坐在地上的苏沐秋,手里还有一盘子奶油,显然,和自己手上的来自同一个地方。

“妈呀那么凄厉地叫我的名字…”苏沐秋抱怨着扶着床沿站了起来,“不就抹了块奶油嘛,你倒好,差点把我吓出…卧槽!!”话没说完,人没站稳,苏沐秋就一把被叶修拽进了怀里,抱得死死的。苏沐秋手中的整盘奶油全糊在了叶修床上。

叶修预料中的咒骂声并没有到来,相反的,立刻察觉到叶修有些不安的苏沐秋将一只手温柔的抚上了他的脊梁,有些吃力的把头从叶修怀里抬起,微微锁眉,想起了刚才叶修梦中痛苦的神色,有些担忧地问道:“怎么,做噩梦了?”

清楚地听到了以为再也不会听见的声音,叶修稍微安心了,放松了力道,却仍是不打算放手。

“嗯……”闷闷的回答,便没了下文。

苏沐秋也不逼着问,就维持着身体前倾抬着头的奇怪的姿势,静静的看着叶修。

仿佛过了十年之久 ,叶修才调整好心情似的深吸了一口气,用还是略微颤抖的声音说:“我梦到…你死了…在我面前…”说着,眼眶已是微红。

“噗!”苏沐秋却笑了。叶修解开了禁锢,有些略红的双眼疑惑的看着他。苏沐秋揉了揉叶修的头发,坐在了他身旁,“一天到晚想什么呢…我呢,福大命大为人正直善良,怎么可能在你这个心脏前面死啊!而且,不是说好了吗,”苏沐秋看向叶修的双眸,露出了如破晓一般的笑容,“要一起一直走下去啊!”

“啊…对,一起,一直…”叶修重复着,竟是带着泪露出了笑容。

“当…当…当…当…当…当…当…当…当…当…当…当……”

十二点的钟声响起,少年与少年对视,美好得让人以为是永恒。

苏沐秋趁机把手往叶修脸上一拍,奶油顿时糊住了叶修的笑脸,

“阿修,2015,生日快乐!”



扣子看这里!

@赵禹哲

昊翔 #扣砸快生!#

#某天醒来发现自己缩水了#

真·OOC

到苏黎世的第一天,孙翔就遭遇了此生绝无仅有的大事……

你能理解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性别变了的酸爽吗?至少现在孙翔可以。

一觉醒来185的身高突然缩到脚都伸不出被子的149.5!胸前的紧绷的肌肉变得软软的!最重要的是老二不见了还多了条沟!不就是出了个国这水土不服也太过分了吧!!!孙翔咆哮着,但也仅限于心里,废话要是特么的被唐昊知道了还能活么!!!

孙翔悄悄的瞥了眼隔壁床唐昊,很好,他还睡的沉,于是随手拿了件T-shirt套在身上,蹑手蹑脚的下了床,一个箭步闪进卫生间…当然本来是该这样的,但他,不,她貌似高估了自己的腿长,于是就一个箭步……绊在了卫生间门口。那一刹那孙翔好像听见了骨头与瓷砖碰撞的美妙声音。

“嘶……”比起头,小腹撞在棱角的滋味真的比痛经没有王不留行还要恐怖,没有直接哭出来也算是孙翔皮厚【划掉】坚强了。不过这么一下还是弄得他泪珠子在眼眶里打滚了。他艰难的挪了个位置,靠在墙上蜷成一团,死死地咬着下唇不溢出一丝呻吟。

然而…“我擦!!!你谁?!”身后传来一阵充满惊恐的叫声。

唐昊醒了。

此时孙翔脑中只有这么一句话以弹幕的形式刷着屏。然后接着是麻麻好可怕我要回家【并不】

孙翔含着泪【?】猛地回头,低喝:“别吵!”但是以女孩子的声线来说,这句话丝毫没有起到威慑的作用,只让人有我擦这妹儿受了什么委屈让哥哥我来安慰你的想法。

唐昊愣了。好半天才吐出一句话“孙翔…的妹妹?”

“妹你妹啊!”孙翔当即反驳,蹭地站了起来,扬起下巴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说:“老子孙翔!”

然而实际上,即使他站起来也没有坐在床上的唐昊高,确切的说……比他矮。加上孙翔站起来的一瞬间,小腹撕裂般的疼痛便如潮水般袭来,痛得他立马又蹲了下去,靠着墙壁吃痛地皱眉,漏看了唐昊眼中的震惊,失措和担心。

孙翔蹲下去的那一瞬,唐昊的脸色就变了,他立马从床上窜了下来,顾不上套件衣服,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孙翔面前,却又不知道该干些什么,有点不知所措,而后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,问:“刚刚你摔倒了?”孙翔此时还不忘白他一眼,废话!那么大的动静不然是核桃掉地上了?!随即孙翔感到身体一轻,整个人腾空了!唐昊以公主抱的姿势将他横抱了起来,耳根微红,还小声嘀咕着:“这么这么笨啊,还要大爷我来照顾你好麻烦啊…”而手上却是轻轻的把他放到了床上,对已经愣住全身僵硬的孙翔说:“别哭了…你忍一忍别动,我去拿急救箱。”

“谁哭了啊!”孙翔反应过来,抹去了脸上的生理泪水,别过头去想要掩饰微红的脸颊,大声地说,“用得着那么麻烦嘛?躺一会儿就好了!”

唐昊皱眉,爆手速掀开了他自己的T-shirt——孙翔身上的那件,一条乌青的痕迹赫然贯穿孙翔的腹部。

唐昊挑眉,用一种‘这还叫没事?’的表情居高临下,又道:“我马上就回来。”转身便要离开。

“诶!别那么麻烦,弄得我跟小姑娘似的!”孙翔小姑娘坐起来,“我自己去趟保健室就行了。”刹那,天旋地转,孙翔下一秒便只看得见天花板和唐昊放大的脸。按在肩上的手力气大得令孙翔有些吃痛。

呵斥还没出口,耳边便传来略微别扭却又有些强势的声音“不准让他们看到你!”

唐昊的脸离孙翔很近,却只让孙翔看见他红透的耳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所以说连糖糕出场都没看到的人在写些什么啊!!!!!

只是单纯的觉得不能让别人看见性转的你很萌/w\男友T-shirt也是喜欢。_。

所以不知道要表达的意思传递到了没有_(:3∣∠)_

总之扣子生日快乐!!!←这个传达到了就好惹。v。

【翔昊什么的真的写不出来qwq】

孙翔今年也要加油突破150哦!

嗨你妹啊嗨!

#伞修伞#

苍白的墙壁映着被烟雾包围的苍白的脸。叶修不停的点烟,掐灭,点烟,掐灭,以一种近乎自杀的速度吸着烟,片刻不停。

顾不上安慰哭成泪人的沐橙,耳边的抽泣只让他觉得烦躁,让他害怕,令他不安。

害怕看见灯灭的那一刻医生遗憾的面容,害怕看见如堪比苍白墙壁般惨白的少年的脸,害怕从此以后再也看不见那张阳光的笑脸……

然而,上天最是无情,无论你怎么祈求,它也不会施舍一丝一毫的怜悯。

灯灭,门开,车出,人来。

叶修记不得自己是怎样冲上去扑在少年冰冷的身体上的,记不得自己是怎样和他被医生分开的,也记不得自己是以怎样的声音声嘶力竭地叫他的名字的。

他只记得当医生开口“对不起…准备准备后事吧”之后,自己的世界一片黑暗,只有冰冷,就好像死去的人是自己一样。

身体像骰子一样颤抖着,嘴咬出了血却还是不松口,眼中血丝爆满像是要屠城一般,却仍是倔强地不让眼泪脱离眼眶。

叶修猛地挣开医生的束缚,冲向少年,沙哑的嗓子嘶吼着“苏沐秋!!!”如同被凌迟的野兽一般,拎起他的领子,一巴掌糊在他的脸上

“睡你麻痹起来嗨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好吧这才是真的——

叶修猛地挣开医生的束缚,冲向苏沐秋,直直的把推车撞向了墙。寂静的过道回荡着如雷般的碰撞声,一股鲜红便顺着叶修的手臂滴落,而叶修却丝毫不为所动。他颤抖的手抚上少年的脸庞,泪落在少年的眼角,滑落。

叶修低下头在苏沐秋耳边低语“睡你麻痹啊……起来啊……”颤抖的声线暴露了他的恐惧,叶修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一般将头埋在苏沐秋的颈窝,喃喃“别闹……快起来啊……”

哽咽不能语,所有的事,叶修似乎只会哭泣。

#被洗脑后的产物#

#不谈人生不去厕所接受扩列#

#我是伞修真爱信我啊!!!

【全职】#男神x你# 坐地铁最容易犯困了!

#男神x你#

#关于在地铁上犯困的时候#

#全程OOC高能预警,这不是演习!!!!

叶修 执子之手

北京时间6:30,晚高峰。

独自一人挤上塞满人的地铁,心里有点小失落。虽然你不指望身为队长的他专程来接你,但确确实实没见到人还是有点失望……不过还算幸运的是抢到了一个座位,你将疲惫不堪的身子瘫在座位上,放松了一下过后便是一阵扑面而来的倦意,毫不留情地将你打入了梦境……

等你醒来时已不知道是几点了,反正地铁上没几个人就对了。一觉过后全身舒坦,就是有点冷,而右手上传来的酸痛和不属于自身的温暖却是显得有些不协调了。

一偏头,果然,只见一只大手略用力握住你的手,手的主人懒懒的靠在椅背上,顶着浅浅的黑眼圈,叼着一根没点燃的烟也正偏头盯着你。

“哟,可算是醒了!”见你醒来,他不禁露出了笑容,“瞧你坐个车也能睡得那么香,还咂嘴!我说,这车都不知道调了几次头了,你这样就算一路坐到苏黎世我也能处变不惊了,长点脑子咧!”

也许是刚睡醒迷糊着,你只回了他一个傻笑,心里想着他居然能在这么大的地铁里找到你,又想象着他握着你的手坐在旁边守了几个小时的样子,心里溢着满满的幸福。

“呵,”他却被你的笑给逗乐了,“行了,走吧!都11点了,街上铁定没吃的了,回去哥给你泡方便面,十几种口味随你挑!”说着,他便站了起来,拉着你起来朝车门走去,只有已经疼到麻木的右手表明他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愿,像他们说的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……诶不对这特么是郊区你下什么车啊喂!!【划掉】

喻文州 留给你黑暗

不像高峰期的地铁,深夜间的地铁倒是格外宽松。

你和喻文州肩并肩坐着,强打着精神,努力集中注意听他给你讲战队里的琐事趣闻。

“没想到那天中午小卢真的拜托师傅在每样菜里加了秋葵,少天的表情真的是…”话还没说完,你实在敌不过困意,闭上眼皮的一瞬间,头就靠在了他的肩上,打断了他所有的话语。

他无奈地笑了笑,却也没抱怨,只轻声道:“困了就早说嘛,还死撑,笨!”便无言,上扬的嘴角仍是出卖了他内心的愉悦。

而后,在极短的时间内,他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覆上了你的双眼,轻柔,温暖,你下意识地蹭了蹭,只换来他的一声轻笑。至于那只手,便一直停留在你的眼前,只要你不醒,它就不离开。

在喻文州的手遮住你的眼的那一瞬,对面玻璃外便映出了广告牌刺眼的白光。白光转瞬即逝,漆黑与洁白不停交换,更让人眼花。但却没有一丝的光打在你眼上,因为那只手已为你挡下了所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们说写喻队只要苏苏苏苏苏苏苏就好了✓【什么鬼】